一天内學會了在劍橋(英國)點外賣和藥。屬於提前掌握必要生活技能了……

此木ww teilte

在多伦多北约克遇上伊朗移民🇮🇷的示威~北约克是华人、韩国人、伊朗人的聚集区。正如上次我在六四游行时的感受,加拿大越来越成为各国流散人群发声的地方了。希望我们的声音大到传到独裁者耳朵里,让他们知道对自由和平等的追求是掐不灭的。

此木ww teilte

回住处的时候,在路口帮一位核酸检测报告过了48小时、但健康码绿码的阿姨同路口的黄马甲肌肉男吵架,对方软硬不吃就跟个机器人一样,我忍着恶心跟他讲防疫规定完全没用,只会翻来倒去重复“领导交代的,我只听领导的”。哪怕本区域根本就属无风险区域,而且阿姨在这边住了大半年了也没用。不管阿姨怎么苦苦哀求,肌肉男全程面无表情。后面我帮阿姨打12345投诉,这肌肉男直接气焰嚣张捋袖子朝我嚷“你打什么12345,有本事直接报警呀,看是抓你还是抓我”。别的黄马甲拉住他提示12345是什么他才闭嘴。等外放的12345接线人员黏黏糊糊回复72小时也可以,这人才不情不愿给阿姨放行。然后我让他报姓名投诉他,这人终于气焰下去一点。走了几步听见肌肉男在问别人被投诉会有什么惩罚,是扣工资还是撤职。

我还是很生气。然后突然想起,住处附近各个路口包括小区门口的防疫人员,最近基本都是很年轻的男人在值班。这些人大多满脸横肉,唯一一位年纪大的大叔也是满脸横肉的样子。翻墙进小区问了下居委大妈,说这些新上岗的防疫人员都是最近招的,退伍军人和大学毕业生优先,专门选的看起来面相凶一些不好惹的。因为现在人越来越难管了,找这些人治治。

此木ww teilte

为所有想要轻松hold一场线上观影会的毛象友友推荐这个网站:
kosmi.io/
优点:
免费,墙内可用,一键网页操作,本地文件和线上文件都可以共享观影,使用甚至都不需要注册/登录账号,聊天版/语音交流/开摄像头等功能齐全,。

使用方法:

点击 Launch - My Rooms - Create a Room - (房间设置我觉得默认的就可以)Create - Watch Party - Load Meida - (使用本地文件的情况)File - Load a Video File(选择文件)

这样观影房间就设置好啦,邀请其他人进入只要点击Invite friends 并分享生成的链接就行。

祝大家观影愉快~

#长毛象安利交流大会

此木ww teilte

之前在tl上看到文革的大量恶性事件本质是仇杀,就觉得,以等国社会的高压人际关系和无处不在的倾轧,充斥在个体生活细节中的微观霸凌,人这种有一点权力就要用尽榨干能踩一脚就踩能咬一口就咬的德性,积累下来的恨意,一旦过去能约束人保持表面和平的因素消失,那种所有人打杀所有人的场面是随时可能重现的。

此木ww teilte

强奸jingyao的人是刘强东没错,但这件事说是“资本围猎女性”也没什么问题吧,这很明显是有许多交叉性的案件。刘强东当时参与的商学院项目费用是每位70,000刀,当日的晚宴的“志愿者”全是由商学院教授牵线的女性志愿者,这么明显向资本献媚的拉皮条行为,事后商学院把关系撇得干干净净,而那位教授(崔海涛)依然是Carlson school的副院长。另外,警察在知道刘强东是谁后一口一个mr liu,并且专车送刘强东回府。刘强东该死,剩下的party没一个无辜。

再者,只把这套庭前和解看作男性拿钱摆平一切的做法未免太无视另一方的自主选择了,细节我们都不知道,但就算是jingyao提出和解又怎么样呢。这五六年来她独自一人被困美国,期间被迫辍学还要找寻新的人生出路,互联网上铺天盖地的谩骂、无休止的motion、接二连三的采访,以及在庭审一次次被对方律师荡妇羞辱,被迫看录像和录音好提醒她那晚发生了什么。走入庭审程序,把自己的命运交在陪审团手里就一定是明智的吗?

我在读伊藤诗织和chanel miller故事时除了敬佩她们的胆识,更是羡慕她们身边有非常supportive的家人朋友,但jingyao独自在美国,身边能帮她做证的人一个个由于惧怕淫威而消失在她身边,女权主义者们与她更是私交甚少,她以一己之力走到今天,我们没有任何立场看轻她的决定,this is not about you.

此木ww teilte

一直觉得🇨🇳人很喜欢嘴🇺🇸医疗贵救护车贵就很好笑。你们是不是不知道只有🇨🇳才会发生“不先给钱就不治病救人,你死了就活该你穷死”这种完全违背医疗原则和人性底线的情况?……🇺🇸所有公立医院都是先救命、后寄账单的。烦死了简中人脑残一样看到911救护车就刷$8000的梗,事实上先都不说全美国哪怕是最烂最基础的保险都必包emergency services这项了(包括没有合法移民身份的人们的保险也包这项,哪怕你的保险其他都不包都要自费也都会包急救项目因为本该如此),就说完全没有保险没办保险的情况下,我和一些同事朋友就遇到过这种情况,费用并不到$8000不说了,拿到账单后你还是可以去和医院的Financial Department去协商的,说自己没有钱,说认为一些项目收费不够合理可否减免,然后对方会真的帮助你去寻找一些financial assistance看你是否满足,最后的最后你还是可以制定一个payment plan,就是不需要一次付完。

我那个朋友更牛,因为他不懂英文而且那段时间搬家频繁,直接就没有付账单,后续也就不了了之,因为🇺🇸医院总会有一些这种烂帐,人家也不是没有其他收入渠道,不太夸张的话也不影响医院运营,公立医院本来就是依托着良好运行的政府和公立渠道的资金运行的。我自己也有一次好笑,是某个大节蹦迪喝多了、真喝太多了完全断片了不说,醒来时在上西区某个急诊室胸口还淤青一片,后脑勺也有淤青,感觉应该是摔倒了还停止呼吸了还被好心人给CPR了🙏,中途肯定用到了急救车,因为这医院离我们蹦迪的地方隔了十几个街区,我醒来的时候站都困难,肯定不可能是我自己走去的。然后醒来了护士问了我三个问题:今年是几几年、你在哪、总统叫啥,回答对了就说你休息下就可以走啦,看我衣服裙子都吐成一片(。。。)还特别好心给了我一套干净的scrubs换上,又有个护士姐姐担心我不喜欢scrubs(……🥹)又喊了一些人们找了一套正常衣服给我。我出门之前问医院前台还需要我的什么吗,大姨大叔都笑着让我赶紧走吧。我躺的那个急诊室里那一排病床全是看起来和我一样重醉的年轻人,有的还在输液。就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常规的大节/周末夜晚,谁他妈的问你要钱?要什么钱?🙄️

这在🇨🇳是不可能发生的好吧?这也根本不是什么🇨🇳医务工作者们的问题,讲讲良心任何一个🇨🇳医务工作者在同岗位同工种在🇺🇸收入和福利都不止翻倍不说了,压根也不用担心什么医闹的问题(很贱的一点就是很多🇨🇳人到了🇺🇸依然会医闹,但是他们从来不敢闹非华裔医生护士,都是逮着中国/华裔医生的诊所使劲闹,您就说这不是典型东亚病夫行为这是什么吧,一些我认识的华裔医生都被闹怕了直言现在看到说中文的病人就害怕,真的不论在地球哪个角落投胎成老中都是倒了血霉)。🇨🇳的医务工作者根本就也没被当成人来看,看病必须先要钱也根本不是医务工作者们甚至医院领导们能决定的事情,全都是中南海里那群红色贵族官老爷们的杰作。不开玩笑,🇺🇸真的比🇨🇳都社会主义,我想知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底社会主义在哪里了,没有最基本社会福利的国家有什么脸把这四个字挂在自己脸上?北欧那种才是真的社会主义,发达国家这种最低底线在🇺🇸(🇺🇸的确是所有发达国家中唯一还未实现全民医保的欠发达国家,这是整个西方世界的大笑话,也是🇺🇸左派人永恒的自嘲和痛,但是这些年也是在推进状态中了,全民医保的概念越来越被更多人们接受)的全民医保、包括移民在内包括游客在内都看病不花钱才叫社会主义。

就算🇺🇸医疗保障如此垃圾、医疗福利如此缺乏、医药价格如此高昂,还是秒杀🇨🇳不知道几个次元,你只要人在🇺🇸从来不用担心因为钱不够而命不给救,只要你遇到危险,救护车甚至直升机必须到、人进了急诊室ER就必须为你施展一切医疗措施给你救回来,唯一阻止你存活下去的只有医学事实本身和运气,绝对和你的钱包没有半毛钱关系。这并不是因为🇺🇸有多先进、🇺🇸医疗行业有多么伟大光明,而是因为***本来就应该如此***!!医疗行业存在的意义就是治病救人,而不是只救能现场立刻掏得起钱的人!🙄️全世界最没有资格评判🇺🇸医疗系统和价格的就是🇨🇳人了,老中们要知道唯一有效对抗新冠的mRNA疫苗不仅是🇺🇸自主研发的(虽然人家一开始就公开认同这是全世界包括🇨🇳科学家在内的全体医疗科研人士们的共同功劳,是跨国努力合作的成果,这话就是打死了🇨🇳科研人也说不出来,🇨🇳如果研发出来了那就只能是汉族人自己的功劳、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尽管离开了西方中国连电灯都他妈的没有),更是完全免费不看保险免费全民给打的,完全没强制性,不仅免费还为了鼓励人们去打针而动辄送这送那,而且🇺🇸封城期间失业金一直在发放、光凭失业金就可以正常生活(甚至有朋友告诉我他失业金比常规工资还高😂),联邦政府on top of this还发了两次$1400的直接援助,一些我刚离开🇺🇸不久的前留美同学们都收到了钱。这些事情要是让每个老中都知道不得活活气死?天天中特社会主义、共产党万岁,万你们爹的老逼,论社会主义论左派政府为人民的做派到底还不如西方世界最右最保守的老美。

虽然我自己成天批评🇺🇸的社会问题,但恕我直言瘦死的骆驼还真的比鸡肋骨大,美国就是到彻底内战爆发解体之后,美国最穷苦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是战狼粉红们想象不到的,而且这一点我觉得他们也都知道,就是眼红,不然每年也不会有那么多专门挺着大肚子来🇺🇸落地生孩子、生完办完国籍立刻回去继续爱国的战狼老中们了,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现在都还能无阻碍拿到护照签证呵呵。

此木ww teilte

我是通过梁欢知道fedi的,第一个实例也是活吧。那时候我用的主要社交软件还只是微博。

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第一次看完湖玛这条嘟文串的心情。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亲历者在和我同一个平台上的亲口诉说。和看之前各种媒体的新闻报道的心情完全不一样。读完之后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她其中一条嘟嘟说的“不要逃避”,在后来的很多荒谬的时刻里都给了我继续关注、继续发声的动力和勇气。

谢谢湖玛。谢谢Fedi。也谢谢梁欢。
如果你是新用户,如果你还没有看过,请你也不要逃避,请你也看看这条嘟文串。

alive.bar/@h/10470702472526457

此木ww teilte

说实话在推和象上看有人一口一个支那猪活该真的很难过,一边反对种族主义一边继承着种族主义,不自相矛盾吗。因为不反抗,所以中国人就是骨子里低劣的卑贱的愚蠢的,你有没有想过绝大部分中国人就是普通老百姓,维持生计已经耗费他们大半心力了,他们没有那么多资本反抗。你高高在上一句轻飘飘的“不反抗就活该受苦”,我只觉得你可怜。

此木ww teilte

总结一下今天过关的经历:我是香港出关,丝滑过关,整个过程大概也就两三分钟,只看了我的护照、offer、还有机票,询问了一下我以前几个签证都是去干嘛的,然后就结束了。因为疫情香港海关人很少(以前都排长队),工作人员比较闲还和我聊天,说我的机票是她今天看到最便宜的,我说我是捡便宜达人 :ablobdj:

行李只过安检而已,没有看手机查行李这些流程,和疫情以前完全一样(但不具备大范围参考性,我一直是走香港关口没走过大陆的关口,港澳海关似乎一直比大陆海关宽松)。只是多了审各种健康申报的流程,过关五分钟看各种疫情码用了半个多小时 :blobcatghost: 香港工作人员还安慰我不着急,我确实不着急,大陆的疫情生活早把我的棱角磨平了 :bloboro:

现在在香港无论进入什么地方都要用“安心出行”app扫码,我去机场麦当劳吃饭时码有点问题没扫出来,服务生妹妹非常抱歉地说我只能打包不能堂食,主动跑去拿包装袋仔仔细细替我重新打包食物,还一直安慰我外面有很多椅子可以坐着吃。她越是抱歉我越是愧疚,应该是我对她道歉,如果不是“我们”,ta们也用不着这样。临行前下载安心出行,app评论里很多香港人在大骂,唉。

此木ww teilte

#我们支持Jingyao 【欢迎转发扩散】

gofundme.com/f/we-support-jing

正因为Jingyao与支持者们的声音不断的在中文圈被审查与删除,我们感到在法庭现场的人身支持和及时的进展分享尤为重要。 希望大家能一起用行动和捐款,支持去到现场和在线下和线上组织支援活动的志愿者们。本次筹款将被用于支付志愿者的出行,食宿以及其他费用。

更多信息请看筹款链接🔗

Jingyao诉刘强东庭审最新消息:

1. 多家媒体递交了直播申请,刘强东和京东表示反对。法院接受了刘强东的反对,拒绝了媒体的直播申请,但是同意媒体在法庭内部进行文字直播。

2.法院安排了C1856房间开庭(这个开庭也是审判Chauvin,谋杀 George Floyd 的警察的谋杀案的法庭), 仅提供8个位置给原告,需要提前递交实名。

3. 为了保证公众对案子的知情和监督,法院安排了另一个房间对外开放,座位先到先得,无需提前申请。

4. 正式庭审在10月3日9点开始,预计持续多周,每天的开庭时间是早上9点到下午4:30.

5. 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来到现场表达支持。请转发给你在明尼苏达附近的朋友!

此木ww teilte

几年前我对妈妈说“虽然这样讲很抱歉,但我所有良好的品质好像都是自己培养起来的。”现在我仍然这么想。

家庭、学校、社会,你们教给我的是脆弱、虚伪、虚荣、逃避,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我通过自我教育,学会了坚强、真诚、切实和勇敢,学会了觉察、卫护和完善自己的core。尽管它们尚在萌芽期,还远远不够成熟,但已足以令你们的教育羞愧。

就算我可能随时赴死,我的死也是作为我的死,作为人的死,作为跨越界限而真正自由了的勇敢者的死。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语言的贫瘠、概念的滥用,对宏大叙事的推崇和对普通人的漠视……同样出现于其反对者处。在这些意义上,二者合谋了。

此木ww teilte

人权组织Safeguard Defenders几天前发了个报告,关于中国警察扩大全球执法。报告几点发现:

2021年4月到2022年7月间,中国警方“劝说”23万所谓罪犯“自愿”回到中国,同时承认其中的一些人并没有犯罪行为。

这些“劝说”的手法,包括不让目标人员在国内的孩子上学,惩罚其他家庭成员;如果亲戚拒绝帮助警方“劝说”,也面临来自警方或纪委的调查与惩罚。

在五大洲30个国家设立了已知54个警侨驿站海外服务中心 (overseas police service centers),一些中心明确和中国警方合作帮助他们在其他国家开展警务活动。

9月2日通过的新法将于12月1日起生效,就某些罪行(电信、网络诈骗等)在全球范围内确立对中国人和外国人的完全治外法权。

报告说这些海外行动本来可以通过国际警察或司法合作机制,这样可以保证目标人员的基本权利,但是各地公安检察院的文件里都强调要用“劝说”法。

safeguarddefenders.com/en/blog

此木ww teilte

新疆集中营birth control相关民族志和资料(文字和截图):
David Tobin. 2022. Genocidal social death in Xinjiang. Ethnic and Racial Studies 45(16): 93-121.

Adrian Zenz. 2021. ‘End the Dominance of Uyghur ethnic group’: An analysis of Beijing’s population optimisation strategy in southern Xinjiang. Central Asian survey 20(3): 291-312.

Adrain Zenz. 2020. Sterilisation, IUDs, and Mandatory Birth Control: the CCP’s Campaign to Suppress Uyghur Birthrates in Xinjiang. Jamestown Foundation Report. See also: xjdp.aspi.org.au/explainers/st

Clare Dyer. 2021. China forced Muslims in Xinjiang to be sterilised and have abortions, concludes tribunal.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375: n3124.

Sean R. Roberts. 2020. The War on the Uyghurs: China’s Internal Campaign against a Muslim Minority.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Sayragul Sauytbay. 2021. The Chief Witness: Escape from China’s Modern-Day Concentration Camps.

Newcastle University Conference on the Xinjiang Crisis, 2021, includes talks on birth prevention:
youtube.com/channel/UCIZNSOEhi

新疆受害者资料库:shahit.biz/cmn/.

此木ww teilte
此木ww teilte
此木ww teilte

@board

有小道消息说,中央对成都防疫政策不满意,准备像上海那样接管了,大家能出门的多屯点,有长期服药的快去医院至少备1个月药物

此木ww teilte

那些我成年之后才知道的,历史书上没说的历史:
· 太平天国和义和团杀人如麻,和爱国也没什么关系
· 斯大林是个冷血独裁者
· 苏联的大清洗和文革惨烈程度不相上下,遥远的相似性
· 中共早期靠苏联爸爸的经费才发展起来 AKA境外势力
· 文革并不是第一场整人的政治运动,之前有三反五反、引蛇出洞,解放前有延安整风
· 三年饥荒的时候还在对外出口粮食

Ältere anzeigen
muenchen.social - Die erste Mastodon Instanz für München

Hallo auf muenchen.social Dies ist eine deutschsprachige Mastodon Instanz für München zum tröten, neue Leute kennenlernen, sich auszutauschen und Spass zu haben. +++ Bitte beachtet, dass derzeitig keine Neuregistrierungen mit gmail.com, hotmail.com, yahoo.com und outlook.com Adressen angenommen werden. +++ Wenn Ihr keine andere E-Mailadresse habt, lasst Euch bitte von jemanden den Ihr kennt einladen, oder aber schickt mir eine E-Mail mit der Bitte um eine Einladung. Ich schicke Euch einen Einladungslink zu.